齐盛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齐盛小说网 > 快穿,请宿主尊重任务 > 第156章 年代文里的弃妇25

第156章 年代文里的弃妇25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

全网书籍最多,永久免费无广告!

杜红英见人过来,忙道:“大伙帮帮忙,先卸个门板把人抬到镇卫生所。”

有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听后,赶紧把堂屋的门板卸下来。

众人七手八脚把胡先进放到门板上,这时小队长刘向阳也小跑着过来了,他气喘吁吁的问:“咋滴啦?出什么事儿了?”

杜红英口齿伶俐的道:“我公公婆婆不安好心,他们今天做了排骨汤准备把我们娘仨毒死,结果胡先进喝了,他现在中毒了,我婆婆说是红磨汤。你们赶紧把人送到卫生所抢救,我就不去了,我要保护现场。”

小队长及现场众人听后如遭雷劈,大家心里直呼:好家伙,胡家人这么凶残,就因为儿媳妇不听话,就要毒杀三人,这简直匪夷所思、丧心病狂,那可是三条人命,并且还是亲孙子。

此时,队长看胡先进的样子,知道不敢耽误,他压下心中的惊愕的,跟众人道:“你们谁跑得快,赶紧去让老杨头套骡车,先把人抬着往镇卫生所走,老杨头套好车去追你们,先救人。”

等几个青壮把胡先进放到门板抬出去后,刘向阳看着4个没动的胡家人,问道“你们发什么呆?谁跟着去卫生所?”

杜红英道:“虽说是我男人,但是我公公婆婆下的毒,家里也是他们掌家,让他们跟着去?我要等公安来。”

刘向阳感觉自己被胡家人闹的能少活好几年,这一家都是些什么人呀!儿媳妇被逼的六亲不认,把老的中的一块收拾,老的心狠手辣,连小的带大要一起毒死。简直丧心病狂到极点。

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他对老两口道:“叔婶,你们打起精神,你儿子还等着你们救命呢,赶紧拿上钱跟着去。”

被村里这么多人盯着,胡家二老虽觉得没脸,但现在儿子还等着救命,两人顾不上其他,打起精神拿上钱就追。

社员们目光复杂的看着他们,等人出了院子才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

众人都觉得胡家这次让整个生产队颜面扫地,整个大队先进生产队是评不上了,如果是真的胡家老两口投毒,他们可能还会蹲监狱。

而且就胡先进刚才那架势,脸色青白交加不说、还面如死灰、胸口都不怎么起伏,大家估计胡先进凶多吉少。

刘向阳悲催的想,唉,胡先进要是死了,他这小队长也别想安生,可能会被大队长跟公社书记骂死。

不过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这事得赶紧报公安,想到这里,他忙打发两个青壮骑上自行车去镇上报案。

杜红英看了一眼现场的众人,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谁帮我跑个腿儿去我娘家说一声,不让人白跑,我出一块钱。”

村里有个半大小子忙喊道:“我去,红英嫂子,去哪个队找谁,你给我说一声。”

她说了地址后,那小子连忙往外跑。

这时,刘向阳才看向她问道:“先进媳妇,你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杜红英指着她已经放到角落的一桌菜,道:“那些就是证据……”

接着,把今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给在场众人说了一遍。

说完,她指着缩在角落里被吓傻了的胡山杏道:“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问她,看我有没有瞎说。”

刘向阳道:“行了,既然事发经过是这样,那就等公安同志来了查看吧。”

这会队上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跟杜红英关系好的几个媳妇也过来陪在她身边安慰她。

杜红英道:“你们别担心,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心凉,

一开始我还以为孩子他爸不知情,后来在我的逼问下他娘才说了实话,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几人早都密谋好了。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谁能想到我婆婆平日就是不讲理搓摸媳妇,我公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孩子他爸只是对家不管不顾,小姑子也只是刁蛮任性,结果他们背地里能干出这种事。

他们要杀的不是我一个,是要毒杀三个人,你们敢想吗?人心到底有多阴暗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事儿?

我自己倒也罢了,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他们才几岁?”说着,杜红英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流。

她现在吃的好,心情好,脸色又丰润,加上还有抽到的各种身体加持,这一哭虽不敢说我见犹怜,但是,看着也是可怜兮兮,让人同情不已。

再加上胡家害的他们小队今年评不上先进,以后还会在整个公社抬不起头,还会被别的生产队嘲笑他们队上有杀人犯。

估计以后姑娘小伙嫁娶都有影响,在场众人纷纷大骂胡家不是人、没人性、缺了大德、一窝子祸害等等……。

这时,派出所的公安也来了,听说是投毒,还出了人命,来了好几个公安。

他们跟杜红英和胡山杏这两个当事人先问明情况,又把桌上残留的食物都收拢起来准备拿回去化验。

这时,队上的骡车回来了,胡家老两口跟在骡车后面一脸悲痛欲绝,几个男的跟在后面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见他们回来,几名公安及社员们都围上去问:“人怎么样?”老两口满脸悲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没听到。

跟着的几人说:“人被抬进卫生所大夫一看就说不行了,已经没气了,都没有抢救,就让拉回来了。”

这时,杜红英从人群里冲进去大哭道:“孩子他爸,你糊涂啊,你跟你爹娘合谋害我们不成却把自己害死了?你让我们娘仨以后怎么办呀?

天哪,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我怎么会跟这么恶毒的人是一家?我以后可怎么活呀?”

公安看着两个脸色灰败的老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下毒意图谋杀,这事证据确凿,肯定不能放任。

他们上前把人铐起来,这时,老两口才回过神,他们看着手腕上的手铐,两人用吃人般的表情看着杜红英大骂:“我儿子死了,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你不得好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会是我儿子?你该死你该死……”

说完,她指着缩在角落里被吓傻了的胡山杏道:“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问她,看我有没有瞎说。”

刘向阳道:“行了,既然事发经过是这样,那就等公安同志来了查看吧。”

这会队上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跟杜红英关系好的几个媳妇也过来陪在她身边安慰她。

杜红英道:“你们别担心,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心凉,

一开始我还以为孩子他爸不知情,后来在我的逼问下他娘才说了实话,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几人早都密谋好了。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谁能想到我婆婆平日就是不讲理搓摸媳妇,我公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孩子他爸只是对家不管不顾,小姑子也只是刁蛮任性,结果他们背地里能干出这种事。

他们要杀的不是我一个,是要毒杀三个人,你们敢想吗?人心到底有多阴暗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事儿?

我自己倒也罢了,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他们才几岁?”说着,杜红英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流。

她现在吃的好,心情好,脸色又丰润,加上还有抽到的各种身体加持,这一哭虽不敢说我见犹怜,但是,看着也是可怜兮兮,让人同情不已。

再加上胡家害的他们小队今年评不上先进,以后还会在整个公社抬不起头,还会被别的生产队嘲笑他们队上有杀人犯。

估计以后姑娘小伙嫁娶都有影响,在场众人纷纷大骂胡家不是人、没人性、缺了大德、一窝子祸害等等……。

这时,派出所的公安也来了,听说是投毒,还出了人命,来了好几个公安。

他们跟杜红英和胡山杏这两个当事人先问明情况,又把桌上残留的食物都收拢起来准备拿回去化验。

这时,队上的骡车回来了,胡家老两口跟在骡车后面一脸悲痛欲绝,几个男的跟在后面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见他们回来,几名公安及社员们都围上去问:“人怎么样?”老两口满脸悲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没听到。

跟着的几人说:“人被抬进卫生所大夫一看就说不行了,已经没气了,都没有抢救,就让拉回来了。”

这时,杜红英从人群里冲进去大哭道:“孩子他爸,你糊涂啊,你跟你爹娘合谋害我们不成却把自己害死了?你让我们娘仨以后怎么办呀?

天哪,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我怎么会跟这么恶毒的人是一家?我以后可怎么活呀?”

公安看着两个脸色灰败的老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下毒意图谋杀,这事证据确凿,肯定不能放任。

他们上前把人铐起来,这时,老两口才回过神,他们看着手腕上的手铐,两人用吃人般的表情看着杜红英大骂:“我儿子死了,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你不得好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会是我儿子?你该死你该死……”

说完,她指着缩在角落里被吓傻了的胡山杏道:“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问她,看我有没有瞎说。”

刘向阳道:“行了,既然事发经过是这样,那就等公安同志来了查看吧。”

这会队上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跟杜红英关系好的几个媳妇也过来陪在她身边安慰她。

杜红英道:“你们别担心,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心凉,

一开始我还以为孩子他爸不知情,后来在我的逼问下他娘才说了实话,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几人早都密谋好了。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谁能想到我婆婆平日就是不讲理搓摸媳妇,我公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孩子他爸只是对家不管不顾,小姑子也只是刁蛮任性,结果他们背地里能干出这种事。

他们要杀的不是我一个,是要毒杀三个人,你们敢想吗?人心到底有多阴暗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事儿?

我自己倒也罢了,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他们才几岁?”说着,杜红英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流。

她现在吃的好,心情好,脸色又丰润,加上还有抽到的各种身体加持,这一哭虽不敢说我见犹怜,但是,看着也是可怜兮兮,让人同情不已。

再加上胡家害的他们小队今年评不上先进,以后还会在整个公社抬不起头,还会被别的生产队嘲笑他们队上有杀人犯。

估计以后姑娘小伙嫁娶都有影响,在场众人纷纷大骂胡家不是人、没人性、缺了大德、一窝子祸害等等……。

这时,派出所的公安也来了,听说是投毒,还出了人命,来了好几个公安。

他们跟杜红英和胡山杏这两个当事人先问明情况,又把桌上残留的食物都收拢起来准备拿回去化验。

这时,队上的骡车回来了,胡家老两口跟在骡车后面一脸悲痛欲绝,几个男的跟在后面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见他们回来,几名公安及社员们都围上去问:“人怎么样?”老两口满脸悲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没听到。

跟着的几人说:“人被抬进卫生所大夫一看就说不行了,已经没气了,都没有抢救,就让拉回来了。”

这时,杜红英从人群里冲进去大哭道:“孩子他爸,你糊涂啊,你跟你爹娘合谋害我们不成却把自己害死了?你让我们娘仨以后怎么办呀?

天哪,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我怎么会跟这么恶毒的人是一家?我以后可怎么活呀?”

公安看着两个脸色灰败的老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下毒意图谋杀,这事证据确凿,肯定不能放任。

他们上前把人铐起来,这时,老两口才回过神,他们看着手腕上的手铐,两人用吃人般的表情看着杜红英大骂:“我儿子死了,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你不得好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会是我儿子?你该死你该死……”

说完,她指着缩在角落里被吓傻了的胡山杏道:“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问她,看我有没有瞎说。”

刘向阳道:“行了,既然事发经过是这样,那就等公安同志来了查看吧。”

这会队上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跟杜红英关系好的几个媳妇也过来陪在她身边安慰她。

杜红英道:“你们别担心,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心凉,

一开始我还以为孩子他爸不知情,后来在我的逼问下他娘才说了实话,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几人早都密谋好了。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谁能想到我婆婆平日就是不讲理搓摸媳妇,我公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孩子他爸只是对家不管不顾,小姑子也只是刁蛮任性,结果他们背地里能干出这种事。

他们要杀的不是我一个,是要毒杀三个人,你们敢想吗?人心到底有多阴暗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事儿?

我自己倒也罢了,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他们才几岁?”说着,杜红英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流。

她现在吃的好,心情好,脸色又丰润,加上还有抽到的各种身体加持,这一哭虽不敢说我见犹怜,但是,看着也是可怜兮兮,让人同情不已。

再加上胡家害的他们小队今年评不上先进,以后还会在整个公社抬不起头,还会被别的生产队嘲笑他们队上有杀人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不想错过《快穿,请宿主尊重任务》更新?安装齐盛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