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盛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齐盛小说网 > 被大将军休妻,我风华绝代做皇后 > 第147章 大结局,慕容雪成为皇后,风华绝代!

第147章 大结局,慕容雪成为皇后,风华绝代!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

全网书籍最多,永久免费无广告!

慕容雪正好跪拜完,一走出来就看到了林婉荣的倩影。

这个女子好生柔美,端的是眼似秋水,面似芙蓉出水,腰如弱柳扶风,真一个绝代佳人。

比陈灵儿美上百倍。因为出身的关系陈灵儿身上有股若隐若现的风尘味。

可是面前这个女子却气质高贵出尘。

一看就是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

这可是个劲敌啊。慕容雪暗道。

而且林婉容柔柔弱弱的样子让人有种想保护她的感觉。女人如果长得柔弱,会让男人顿起怜爱之心。

我见犹怜就是这个意思。

慕容雪眼里闪过幽怨之色,可是她很快就退去了。

她是什么人?是在战场上厮杀的将军,岂能如此儿女情长?

如果北冥浩宇喜欢林婉荣这一款,那就让他去吧,并非她不争取,而是不想因为这种事撕扯,那样会很难看。

很小的时候她就见过母后因为父王有宠爱的妃嫔,而暗自垂泪。

从那时候起她就决定,要就不成亲,如若成亲后对方有了其他的女人,就悄然离开,没有一点不舍。

“拜见慕容将军!慕容将军今天也来寺庙上香了,真巧,在这儿碰上将军了,要不,等会我与慕容将军一起……”

林婉荣对着慕容雪施了一礼,说道。

林婉荣的眼里闪过羡慕之色,她真的很羡慕慕容雪。

不光能得到皇帝的垂爱,而且作为一个女人还能领兵打仗,在战场上杀尽匈奴人。

此等风采非一般女人所能拥有,而她只能在自己的闺房里绣绣花,弹弹琴。

最多跟一群大臣家里的千金小姐赏赏花和吟诗作对。

骑马射箭则不可能,因为丞相夫人只将她往淑女那方面培养,觉得骑马射箭会让她失去淑女范。

认为那些都是男人的事情。

所以林婉荣一直都很仰慕慕容雪。

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拥有如此胆略和才华,亦文亦武,豪气万丈地不输男儿。

慕容雪扶着林婉容的身子,对着她笑道:

“林小姐不用客气,你乃是丞相嫡女。”

“慕容将军乃是陛下亲封的兵马大将军,是朝中重臣,婉荣一直都很仰慕将军,将军乃北辰之魂,是北辰的奇女子,所以婉荣不得失礼。”林婉荣郑重其事地道。

北冥浩宇这时才恍然大悟:

“原来你是丞相的嫡女,朕是说似乎在哪见过。”

“刚才朕见你行礼,一时没有认出来。只是你怎么来这里了?”

林婉荣有点哭笑不得,她刚才明明说自己是林国公之女过来的,可是皇帝并没有放在心里,眼睛只盯着慕容将军,哪会把她的话听进去。

可她又不能质问皇帝,人家可是皇帝。

再说了,她有什么资格?即使她日后真的成为皇后,或是妃嫔,也没有资格质问皇帝。

“臣女见今日天气好,便前来上香。”

林婉荣说着,抬头偷瞥了一眼北冥浩宇,可是北冥浩宇的眼睛始终放在慕容雪的身上。

尽管这样,可是慕容雪却似乎没怎么看北冥浩宇,而是在看自己。

慕容将军为什么要这样盯着她?难道,她觉得自己是她的情敌不成?

怎么可能!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皇帝那表情傻子都能看得出,他眼里只有慕容将军。

可是身在情感迷雾中的慕容将军却没有察觉到,肯定是以为皇帝对自己有意。

还是不要打扰这一对璧人吧。

他俩佳偶天成。

于是林婉荣决定离开。

“陛下,慕容将军,婉荣府里还有事,就此离开,请陛下慕容将军恕罪。”

北冥浩宇摆了摆手,脸上无一丝表情。

“嗯,那你就退下吧。”

虽然说了这些话,可林婉荣心里还是有一点失落。

一个是她仰慕已久的女将军,一个是她喜欢的人,可她在这里待着不合适,妨碍人家相聚,更何况皇帝眼里根本就没有她。

她再待下去只会更尴尬。

见到林婉荣离开,北冥浩宇松了一口气,在这碍手碍脚的成何体统?

这个丞相的女儿真是没有眼力见,没见到他想单独和慕容雪在一起吗?

见到林婉荣离去,慕容雪开口道:

“其实这个林小姐很适合你,做你的皇后。一是因为她是丞相之女,身份高贵;二则是她柔婉体贴,长得楚楚动人,性子也温柔,不像我,则太……”

听到这话,北冥浩宇一把抱住慕容雪,用手捂住她的嘴,以免她说出接下来的话,那些是他不想听的。

“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不要这样说自己,妄自菲薄只会坐实这些话。”

“什么身份高贵?什么丞相之女?你的身份怎么不高贵了?大燕皇族,普天之下只有你才配得上我,只有你才让我另眼相看,其他女人都入不了我的眼。”

“谁更适合我,我自己知道,你更适合我!”

这一顿表白让慕容雪有一丝感动。

女人再怎么样坚毅,可当听到自己喜欢的男人表白时,心里仍然会感动,柔情四溢,充满了向往。

慕容雪挣脱北冥浩宇的怀抱,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免得被人说闲话。

更何况这里可是寺庙。

一个彪形大汉站在远处看着这里。

他脸上浮起一抹伤心。

他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看到了所有的事情,尤其是听到北冥浩宇对慕容雪说的这些话,郁结于心,他就是南宫雷骁。

在打听到慕容雪去了寺庙后。

他便来到了这里,一直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慕容雪跪拜。

听到北冥浩宇对慕容雪说的那些话,他的心在滴血。

他没想到北冥浩宇对慕容雪用情如此之深,到了可以不管不顾的地步。

第148章

看到这里,南宫雷骁脸上浮起一抹幽色,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然而却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看皇帝那个样子,似乎是为了慕容雪可以舍弃王位。

人在高处不胜寒,能够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何其难,而且这个女子还能跟他并肩而立,文治武功,此种人间奇女子只会被别的男人所觊觎。

“可是我又不甘心,难道任由宝贝就这样被人撬走,我又不行动?”

“都怪陈灵儿那个贱女人勾得我神魂颠倒。”

“上次班师回朝途中遇到她,那晚她就在我的房间里了,一定是她魅惑的我,在我的饭菜里下了毒,我被这个贱女人害了一辈子,我不甘心就这样。”

南宫雷骁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看向远处,却让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南宫雷骁连忙跟着那个人影,这是一个女人。

虽然套着寺庙里杂役的衣服,可是一抹葱绿色从这个女人的衣服里若隐若现。

这个女人好生奇怪,照说寺庙里是没有这种女杂役的,而且她鬼鬼祟祟,探头探脑,在厨房里进进出出。

南宫雷骁决定去看看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她的身影和表情看上去那么熟悉?

南宫雷骁离陈灵儿越来越近。

可是正在忙碌的陈灵儿丝毫没有察觉到。

“且看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难道她想对慕容雪不利?”想到这里,南宫雷骁隐住身影悄悄尾随。

这边的陈灵儿正在捣鼓着食物,她已经想到了脱身之法,给慕容雪下毒,到时候再把下毒的药粉放在小沙弥的房间里,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溜掉。

小沙弥身上的银票和那锭银子就是他的罪证。

想到这里,陈灵儿脸上浮起得意的笑。

自己就是运气不好罢了,慕容雪出身高贵运气又好,自己这么聪慧能干,却样样不如意,哪怕找到了南宫雷骁。

这个大傻子刚开始倒是死心塌地,后来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对她那样折磨,要不是他,母亲不会死在大理寺,自己也不会在大理寺里受那些苦。

“不让我好过,你们也休想过得好,哪怕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

她没想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整天就想着走捷径。

却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这就是算计别人的下场,终归是反噬到自己身上。

这边北冥浩宇还在一脸痴迷地看着慕容雪,他已经无所顾忌了,现在只想一股脑地把所有的话说出来。

“我也无所谓面子不面子了,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还讲什么面子,幼时在宫里我如履薄冰,尽管父皇最疼爱于我,可是暗箭难防。太后,只是我的养母,她对我好也只不过是在利用我。”

“十三岁亲政后出征是为了让太后不再垂帘听政,我励精图治只为百姓能衣食无忧。每样食物只能尝三口,内心的话不能吐露,不敢用真面目示人,我在这个深宫活得太累了。”

“如果以后没有你陪着我,日复一日,人在高位却没有一点意思。”

北冥浩宇一脸幽怨地看向慕容雪,他真的很害怕慕容雪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

对他来说是种怎样的绝望。

寻找的过程中没有期待未来的感觉令人痛不欲生。

“可是我不适合你,林小姐更适合你。”慕容雪仍是这句话。

北冥浩宇几欲抓狂。

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态过。

如果不是在寺庙里,只有他俩在一起,恐怕他会将慕容雪扛在肩膀上就走。

他的血液里流淌着霸道和疯狂。

这种霸道和疯狂只为追求自己得到的,如果慕容雪成了他的皇后,他会很温柔地对待她,语气,动作,神态。

“你肯定是怪我没有采取行动,你看着,我马上就回去,事不宜迟,让户部先草拟诏书,然后便昭告天下,朕亲封慕容雪为皇后,母仪天下,到时我就不信谁还敢反对我的旨意。”

说不感动肯定不可能,慕容雪的神色也有些激动。

她倒不是非想当这个皇后,而是可以跟北冥浩宇在一起。

荣华富贵她倒不是特别在乎,这些都只是浮云。

有的人追求了一辈子,到头来有可能一场空。

其实太后现在何尝不是一场空?无子女,无人爱,整天活在争权夺利里,成为家族的棋子,哪怕到死也没有自由。

年轻的时候为了家族的利益残害皇帝的生母,然后又将皇帝抚养长大。

现在家族即将倒下,为了家族不倒下又想拿捏把控皇帝,给他安排皇后人选。

可是皇帝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皇帝,怎能随她摆布?

太后的如意算盘迟早会落空。

“你真的这么想让我当你的皇后,比肩而行吗?”慕容雪扬起脸道。

她踮起了脚尖,慕容雪已不算矮,但是北冥浩宇长得很高,九尺有余,所以要好好看北冥浩宇需要踮起脚尖才行。

北冥浩宇一脸的郑重。

“当然,我可是皇帝,皇帝怎么能打诳语,不信,我可以把寺庙里的住持叫出来,让他来作证。”

“这个住持德高望重,他很少出来,但是如果我去请他,他一定会出来,倒不是害怕权贵,而是,欠我一个人情……”

慕容雪莞尔一笑。

“那就不要惊动住持,听说他已高龄,我相信你说的。”

北冥浩宇一脸惊喜。

“真的吗?你终于肯笑了,这么久很少看到你笑。”

“你笑起来最好看,如清风霁月,让我心里的乌云散去。”

慕容雪羞涩的一笑,低着头绞着衣服角。

“什么时候你的嘴巴这么甜了?刚开始的时候,你就像只馋猫,整天让我给你弄吃的,我做的食物真的就那么好吃?”

“吃你做的美食,从来不会有顾忌,担心有人下毒,看着你的笑容,看着你的身影,我就有种满足,就想跟你在一起……”北冥浩宇一脸的神往。

“我现在就回宫让他们草拟诏书。”

回到皇宫后,北冥浩宇就刻不容缓地让宦官叫来了户部尚书。

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再拖下去迟早会生变故。

太后那边也在蠢蠢欲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也不好跟太后撕破脸,丞相是朝中重臣,他俩身后顶着九牧林氏和汝南袁氏这两大家族。

作为一个皇帝跟两大家族宣战,再愚蠢不过。

更何况其他家族的态度还未明朗。

即使其他家族站在自己这一边,可是在道义上他对养母太后如此,把自己陷入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境地。

到时候那些封了爵位的大臣,包括皇室宗亲,就会打着名义让他下台。

到时候人家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还有那些蠢蠢欲动的匈奴和蛮夷,只怕到时候北辰会四分五裂。

户部尚书是丞相的门生,他听到这话大吃一惊,得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丞相,皇帝居然要草拟诏书立皇后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在朝堂上跟大臣提起。

皇帝便想自作主张了。

要知道,皇帝的权利再大,因为皇后涉及到各家族利益,皇帝也必须先要在朝堂上提起,然后再让各大臣讨论,以显示对选皇后这件事的重视。

可皇帝直接跳过这个环节让他草拟诏书。

北冥浩宇当然知道户部尚书打的什么主意,对着他厉声道:

“你赶紧跟朕把诏书拟好后颁布天下,颁布天下之前不准离开皇宫半步。如有违抗立斩无赦。”

户部尚书赶紧跪倒在地,表示他绝对不会离开皇宫半步,心里却叫苦不迭。

他的老师是丞相,这明摆着是不想让自己跟丞相通风报信。

丞相不知道太后就会不知道,一旦向天下颁布诏书,这件事就铁板钉钉。

选皇后是国之大事。

涉及到国本和国家会不会动荡,如果轻率地选了皇后,可能会造成朝堂震荡。

可是皇帝却不管不顾,在他心目中,没有什么比立慕容雪为皇后更重要,日后发生什么,就让它发生吧。

户部尚书撸起袖子开始书写。

“朕承先帝之圣绪,获奉宗庙,战战兢兢于庙堂,无有懈怠。朕闻为圣君者必立后,以承祖庙,建极万方也。兵马大将军慕容氏,大燕皇帝慕容复之女,昔承明命,虔恭中馈又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宜建长秋,以奉宗庙。是以追述先志,不替旧命,使使持节授皇后玺绶。克隆堂基,是以母仪天下也……”

洋洋洒洒地写了几百字。

他知道,如果写少了皇帝肯定是不会依的。

户部尚书将诏书拟好后,战战兢兢地递给一直盯着他看的北冥浩宇,不禁汗流浃背,如坐针毡,生怕没有把这件事情做好。

他肯定是不能跟丞相去通风报信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北冥浩宇接过诏书看了看,诏书是在竹简上书写的,字迹工整娟秀,户部尚书可是书法大家,是他的老师林国公所教。

“写得不错,只是内容略少了点,应该将慕容将军所长再强调一二……”

北冥浩宇说道。

户部尚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内容已经够详细的了,皇帝仍嫌不够,再详细就跟慕容将军树敌了,皇帝这是有多在乎慕容将军?

还没有立为皇后,便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慕容将军的贤德和好品行。

“陛下,微臣已经写得很详尽了,比以往任何一朝的诏书都要详尽,开了先河,如再……恐会让人以为陛下对慕容将军过于……”

接下来的话户部尚书不敢说,他怕皇帝生气,在慕容将军的事情上,他觉得皇帝会直接杀人,为这种事情掉脑袋真的很不划算。

户部尚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还在那没掉。

北冥浩宇觉得户部尚书的话有理。

如果让人觉得他过于宠爱慕容雪,慕容雪就会成为他的软肋。

那么必然会招致他人的妒忌,在后宫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妒忌可是一把利器。

而且他没有宠幸过任何一个后宫的女子,这件事本身就让众人心里极端不平衡。

虽然无人敢对他怎么样,可是到时候会把这把火烧到慕容雪的头上。

到时候慕容雪当了皇后,第一个开火的肯定是太后。

……

正当这边如火如荼地草拟诏书的时候,那边的太后却并没有闲着,她秘密让丞相去海选秀女。

凡是15~17岁的都可以参加选秀,而且放宽了选秀的面。

以前是王公大臣的女儿才能被选进宫,现在士族寒族庶族都可以参选。

当然不会是那种戴罪之身或是贱籍。

以及士、农、工、商这种平民。

就是庶族寒族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属于没落的有名望家族,家族有良田有产业。

家族会让女儿读书及习教养,礼仪等诸多事宜。

见火候差不多了,太后便颁布了一道懿旨,天下选秀开始,为皇帝甄选妃子,凡是年龄在15~17岁之间适龄女子均可参选。

一时间,朝野内外轰动,大臣们心下窃喜,终于可以有机会了,将自家的女儿送到年轻俊美威武的皇帝身边。

多少早已芳心暗许的名门闺秀们纷纷磨拳擦掌,势必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来令皇帝满意。

中原六国也蠢蠢欲动,蛮夷小国,如高丽等更是纷纷开始在国内遴选合适的女子,以挑选出最优者送往北辰,以免别国捷足先登。

数不清的家世好的美貌女子纷纷报名参加选秀。

一天一夜的功夫,报名者络绎不绝。

太后暗自高兴,这下终于如了她的意。

“你不是要选皇后吗?那我就跟你选妃,让你的皇后与众多女子共侍一夫。

“离间你俩的关系,让你们心生嫌隙……哈哈哈哈哈……”

太后笑得眼角流出了眼泪,一旁的女官有些害怕,但仍替太后擦拭了一下眼角。

作为女人的太后深知,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大方到愿意与别人分享夫君,哪怕他是一国之君。

她早就体会过这种感受,这种痛苦是没日没夜地煎熬和漫无边际地孤独。

皇帝的生母锦妃最受先皇宠爱,可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得与其她妃嫔共侍一夫。

先皇并没为锦妃赶走其他妃子,因为是政治联姻,每个妃子背后都有一个重臣。

慕容雪也听到了皇帝天下选秀的消息,心中不免酸涩。

“他做的是对的!这一天只不过提前来到了。皇帝有为国家开枝散叶的责任,否则无法承系皇族,这一天终于到了,我也要离开了。”

眼泪悄悄地从慕容雪的眼角滑落,她任由眼泪打湿衣襟。

不是因为自己不好,而是因为他是皇帝。

“将军,陛下不是那种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陛下才要选秀女的。”

侍女在一旁道。看到慕容雪难受她很是心疼。

慕容将军苦在心里,嘴上虽然不说,可心中酸涩。

……

太后的寿康宫。

北冥浩宇怒气冲冲地冲进了寿康宫。

“母后,为什么下懿旨之前你不与朕商量,便天下选秀?这是朕在选妃,为什么都不经过朕的同意?”

北冥浩宇大怒。

此时侍卫进入宫中,北冥浩宇将关于太后,陈灵儿,丞相的罪证,扔在太后的面前。

“原来你一直在暗查?”

“母后,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和林相所为!”

“来人!抓捕陈灵儿,凌迟,罢免林相!母后,你好自为之!”

京城惊动!

法场之上,陈灵儿哭泣,被凌迟处死!

被北冥浩宇震慑的太后,终于明白了,他一直都知道,他一直在搜集证据,扳倒权臣与太后之权!

“慕容雪,你做我的皇后吧!”

北冥浩宇面对慕容雪,双目含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时!

南宫将军远远的看着北冥浩宇挽着慕容雪的手,进入皇宫。

此时他已追悔莫及!为时已晚!

他拿着沾血的衣襟,曾经慕容雪待他如皓月,他不珍惜,如今,他彻底失去了慕容雪!

北冥浩宇与慕容雪大婚!

慕容雪风华绝代做皇后!

三年后!

“北冥浩宇,你混蛋,我为你生的娃!”

北冥浩宇在产房外焦急等待!

“雪儿,加油!”

啼哭声呱呱坠地!

北冥浩宇激动,太后比北冥浩宇更激动!

“我们皇儿有后了!”

慕容雪入宫后,太后知道了慕容雪的好,她感觉对慕容雪十分亏欠,太后发誓,要对儿媳妇更好!

北冥浩宇冲进去,慕容雪狠狠的咬在北冥浩宇的肩膀!

“我也让你疼一次!”

有了慕容雪的母仪天下,国泰明安。

慕容雪与北冥浩宇的感情也成为了一段佳话!

全书完!

“当然,我可是皇帝,皇帝怎么能打诳语,不信,我可以把寺庙里的住持叫出来,让他来作证。”

“这个住持德高望重,他很少出来,但是如果我去请他,他一定会出来,倒不是害怕权贵,而是,欠我一个人情……”

慕容雪莞尔一笑。

“那就不要惊动住持,听说他已高龄,我相信你说的。”

北冥浩宇一脸惊喜。

“真的吗?你终于肯笑了,这么久很少看到你笑。”

“你笑起来最好看,如清风霁月,让我心里的乌云散去。”

慕容雪羞涩的一笑,低着头绞着衣服角。

“什么时候你的嘴巴这么甜了?刚开始的时候,你就像只馋猫,整天让我给你弄吃的,我做的食物真的就那么好吃?”

“吃你做的美食,从来不会有顾忌,担心有人下毒,看着你的笑容,看着你的身影,我就有种满足,就想跟你在一起……”北冥浩宇一脸的神往。

“我现在就回宫让他们草拟诏书。”

回到皇宫后,北冥浩宇就刻不容缓地让宦官叫来了户部尚书。

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再拖下去迟早会生变故。

太后那边也在蠢蠢欲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也不好跟太后撕破脸,丞相是朝中重臣,他俩身后顶着九牧林氏和汝南袁氏这两大家族。

作为一个皇帝跟两大家族宣战,再愚蠢不过。

更何况其他家族的态度还未明朗。

即使其他家族站在自己这一边,可是在道义上他对养母太后如此,把自己陷入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境地。

到时候那些封了爵位的大臣,包括皇室宗亲,就会打着名义让他下台。

到时候人家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还有那些蠢蠢欲动的匈奴和蛮夷,只怕到时候北辰会四分五裂。

户部尚书是丞相的门生,他听到这话大吃一惊,得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丞相,皇帝居然要草拟诏书立皇后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在朝堂上跟大臣提起。

皇帝便想自作主张了。

要知道,皇帝的权利再大,因为皇后涉及到各家族利益,皇帝也必须先要在朝堂上提起,然后再让各大臣讨论,以显示对选皇后这件事的重视。

可皇帝直接跳过这个环节让他草拟诏书。

北冥浩宇当然知道户部尚书打的什么主意,对着他厉声道:

“你赶紧跟朕把诏书拟好后颁布天下,颁布天下之前不准离开皇宫半步。如有违抗立斩无赦。”

户部尚书赶紧跪倒在地,表示他绝对不会离开皇宫半步,心里却叫苦不迭。

他的老师是丞相,这明摆着是不想让自己跟丞相通风报信。

丞相不知道太后就会不知道,一旦向天下颁布诏书,这件事就铁板钉钉。

选皇后是国之大事。

涉及到国本和国家会不会动荡,如果轻率地选了皇后,可能会造成朝堂震荡。

可是皇帝却不管不顾,在他心目中,没有什么比立慕容雪为皇后更重要,日后发生什么,就让它发生吧。

户部尚书撸起袖子开始书写。

“朕承先帝之圣绪,获奉宗庙,战战兢兢于庙堂,无有懈怠。朕闻为圣君者必立后,以承祖庙,建极万方也。兵马大将军慕容氏,大燕皇帝慕容复之女,昔承明命,虔恭中馈又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宜建长秋,以奉宗庙。是以追述先志,不替旧命,使使持节授皇后玺绶。克隆堂基,是以母仪天下也……”

洋洋洒洒地写了几百字。

他知道,如果写少了皇帝肯定是不会依的。

户部尚书将诏书拟好后,战战兢兢地递给一直盯着他看的北冥浩宇,不禁汗流浃背,如坐针毡,生怕没有把这件事情做好。

他肯定是不能跟丞相去通风报信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北冥浩宇接过诏书看了看,诏书是在竹简上书写的,字迹工整娟秀,户部尚书可是书法大家,是他的老师林国公所教。

“写得不错,只是内容略少了点,应该将慕容将军所长再强调一二……”

北冥浩宇说道。

户部尚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内容已经够详细的了,皇帝仍嫌不够,再详细就跟慕容将军树敌了,皇帝这是有多在乎慕容将军?

还没有立为皇后,便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慕容将军的贤德和好品行。

“陛下,微臣已经写得很详尽了,比以往任何一朝的诏书都要详尽,开了先河,如再……恐会让人以为陛下对慕容将军过于……”

接下来的话户部尚书不敢说,他怕皇帝生气,在慕容将军的事情上,他觉得皇帝会直接杀人,为这种事情掉脑袋真的很不划算。

户部尚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还在那没掉。

北冥浩宇觉得户部尚书的话有理。

如果让人觉得他过于宠爱慕容雪,慕容雪就会成为他的软肋。

那么必然会招致他人的妒忌,在后宫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妒忌可是一把利器。

而且他没有宠幸过任何一个后宫的女子,这件事本身就让众人心里极端不平衡。

虽然无人敢对他怎么样,可是到时候会把这把火烧到慕容雪的头上。

到时候慕容雪当了皇后,第一个开火的肯定是太后。

……

正当这边如火如荼地草拟诏书的时候,那边的太后却并没有闲着,她秘密让丞相去海选秀女。

凡是15~17岁的都可以参加选秀,而且放宽了选秀的面。

以前是王公大臣的女儿才能被选进宫,现在士族寒族庶族都可以参选。

当然不会是那种戴罪之身或是贱籍。

以及士、农、工、商这种平民。

就是庶族寒族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属于没落的有名望家族,家族有良田有产业。

家族会让女儿读书及习教养,礼仪等诸多事宜。

见火候差不多了,太后便颁布了一道懿旨,天下选秀开始,为皇帝甄选妃子,凡是年龄在15~17岁之间适龄女子均可参选。

一时间,朝野内外轰动,大臣们心下窃喜,终于可以有机会了,将自家的女儿送到年轻俊美威武的皇帝身边。

多少早已芳心暗许的名门闺秀们纷纷磨拳擦掌,势必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来令皇帝满意。

中原六国也蠢蠢欲动,蛮夷小国,如高丽等更是纷纷开始在国内遴选合适的女子,以挑选出最优者送往北辰,以免别国捷足先登。

数不清的家世好的美貌女子纷纷报名参加选秀。

一天一夜的功夫,报名者络绎不绝。

太后暗自高兴,这下终于如了她的意。

“你不是要选皇后吗?那我就跟你选妃,让你的皇后与众多女子共侍一夫。

“离间你俩的关系,让你们心生嫌隙……哈哈哈哈哈……”

太后笑得眼角流出了眼泪,一旁的女官有些害怕,但仍替太后擦拭了一下眼角。

作为女人的太后深知,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大方到愿意与别人分享夫君,哪怕他是一国之君。

她早就体会过这种感受,这种痛苦是没日没夜地煎熬和漫无边际地孤独。

皇帝的生母锦妃最受先皇宠爱,可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得与其她妃嫔共侍一夫。

先皇并没为锦妃赶走其他妃子,因为是政治联姻,每个妃子背后都有一个重臣。

慕容雪也听到了皇帝天下选秀的消息,心中不免酸涩。

“他做的是对的!这一天只不过提前来到了。皇帝有为国家开枝散叶的责任,否则无法承系皇族,这一天终于到了,我也要离开了。”

眼泪悄悄地从慕容雪的眼角滑落,她任由眼泪打湿衣襟。

不是因为自己不好,而是因为他是皇帝。

“将军,陛下不是那种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陛下才要选秀女的。”

侍女在一旁道。看到慕容雪难受她很是心疼。

慕容将军苦在心里,嘴上虽然不说,可心中酸涩。

……

太后的寿康宫。

北冥浩宇怒气冲冲地冲进了寿康宫。

“母后,为什么下懿旨之前你不与朕商量,便天下选秀?这是朕在选妃,为什么都不经过朕的同意?”

北冥浩宇大怒。

此时侍卫进入宫中,北冥浩宇将关于太后,陈灵儿,丞相的罪证,扔在太后的面前。

“原来你一直在暗查?”

“母后,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和林相所为!”

“来人!抓捕陈灵儿,凌迟,罢免林相!母后,你好自为之!”

京城惊动!

法场之上,陈灵儿哭泣,被凌迟处死!

被北冥浩宇震慑的太后,终于明白了,他一直都知道,他一直在搜集证据,扳倒权臣与太后之权!

“慕容雪,你做我的皇后吧!”

北冥浩宇面对慕容雪,双目含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时!

南宫将军远远的看着北冥浩宇挽着慕容雪的手,进入皇宫。

此时他已追悔莫及!为时已晚!

他拿着沾血的衣襟,曾经慕容雪待他如皓月,他不珍惜,如今,他彻底失去了慕容雪!

北冥浩宇与慕容雪大婚!

慕容雪风华绝代做皇后!

三年后!

“北冥浩宇,你混蛋,我为你生的娃!”

北冥浩宇在产房外焦急等待!

“雪儿,加油!”

啼哭声呱呱坠地!

北冥浩宇激动,太后比北冥浩宇更激动!

“我们皇儿有后了!”

慕容雪入宫后,太后知道了慕容雪的好,她感觉对慕容雪十分亏欠,太后发誓,要对儿媳妇更好!

北冥浩宇冲进去,慕容雪狠狠的咬在北冥浩宇的肩膀!

“我也让你疼一次!”

有了慕容雪的母仪天下,国泰明安。

慕容雪与北冥浩宇的感情也成为了一段佳话!

全书完!

“当然,我可是皇帝,皇帝怎么能打诳语,不信,我可以把寺庙里的住持叫出来,让他来作证。”

“这个住持德高望重,他很少出来,但是如果我去请他,他一定会出来,倒不是害怕权贵,而是,欠我一个人情……”

慕容雪莞尔一笑。

“那就不要惊动住持,听说他已高龄,我相信你说的。”

北冥浩宇一脸惊喜。

“真的吗?你终于肯笑了,这么久很少看到你笑。”

“你笑起来最好看,如清风霁月,让我心里的乌云散去。”

慕容雪羞涩的一笑,低着头绞着衣服角。

“什么时候你的嘴巴这么甜了?刚开始的时候,你就像只馋猫,整天让我给你弄吃的,我做的食物真的就那么好吃?”

“吃你做的美食,从来不会有顾忌,担心有人下毒,看着你的笑容,看着你的身影,我就有种满足,就想跟你在一起……”北冥浩宇一脸的神往。

“我现在就回宫让他们草拟诏书。”

回到皇宫后,北冥浩宇就刻不容缓地让宦官叫来了户部尚书。

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再拖下去迟早会生变故。

太后那边也在蠢蠢欲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也不好跟太后撕破脸,丞相是朝中重臣,他俩身后顶着九牧林氏和汝南袁氏这两大家族。

作为一个皇帝跟两大家族宣战,再愚蠢不过。

更何况其他家族的态度还未明朗。

即使其他家族站在自己这一边,可是在道义上他对养母太后如此,把自己陷入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境地。

到时候那些封了爵位的大臣,包括皇室宗亲,就会打着名义让他下台。

到时候人家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还有那些蠢蠢欲动的匈奴和蛮夷,只怕到时候北辰会四分五裂。

户部尚书是丞相的门生,他听到这话大吃一惊,得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丞相,皇帝居然要草拟诏书立皇后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在朝堂上跟大臣提起。

皇帝便想自作主张了。

要知道,皇帝的权利再大,因为皇后涉及到各家族利益,皇帝也必须先要在朝堂上提起,然后再让各大臣讨论,以显示对选皇后这件事的重视。

可皇帝直接跳过这个环节让他草拟诏书。

北冥浩宇当然知道户部尚书打的什么主意,对着他厉声道:

“你赶紧跟朕把诏书拟好后颁布天下,颁布天下之前不准离开皇宫半步。如有违抗立斩无赦。”

户部尚书赶紧跪倒在地,表示他绝对不会离开皇宫半步,心里却叫苦不迭。

他的老师是丞相,这明摆着是不想让自己跟丞相通风报信。

丞相不知道太后就会不知道,一旦向天下颁布诏书,这件事就铁板钉钉。

选皇后是国之大事。

涉及到国本和国家会不会动荡,如果轻率地选了皇后,可能会造成朝堂震荡。

可是皇帝却不管不顾,在他心目中,没有什么比立慕容雪为皇后更重要,日后发生什么,就让它发生吧。

户部尚书撸起袖子开始书写。

“朕承先帝之圣绪,获奉宗庙,战战兢兢于庙堂,无有懈怠。朕闻为圣君者必立后,以承祖庙,建极万方也。兵马大将军慕容氏,大燕皇帝慕容复之女,昔承明命,虔恭中馈又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宜建长秋,以奉宗庙。是以追述先志,不替旧命,使使持节授皇后玺绶。克隆堂基,是以母仪天下也……”

洋洋洒洒地写了几百字。

他知道,如果写少了皇帝肯定是不会依的。

户部尚书将诏书拟好后,战战兢兢地递给一直盯着他看的北冥浩宇,不禁汗流浃背,如坐针毡,生怕没有把这件事情做好。

他肯定是不能跟丞相去通风报信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北冥浩宇接过诏书看了看,诏书是在竹简上书写的,字迹工整娟秀,户部尚书可是书法大家,是他的老师林国公所教。

“写得不错,只是内容略少了点,应该将慕容将军所长再强调一二……”

北冥浩宇说道。

户部尚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内容已经够详细的了,皇帝仍嫌不够,再详细就跟慕容将军树敌了,皇帝这是有多在乎慕容将军?

还没有立为皇后,便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慕容将军的贤德和好品行。

“陛下,微臣已经写得很详尽了,比以往任何一朝的诏书都要详尽,开了先河,如再……恐会让人以为陛下对慕容将军过于……”

接下来的话户部尚书不敢说,他怕皇帝生气,在慕容将军的事情上,他觉得皇帝会直接杀人,为这种事情掉脑袋真的很不划算。

户部尚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还在那没掉。

北冥浩宇觉得户部尚书的话有理。

如果让人觉得他过于宠爱慕容雪,慕容雪就会成为他的软肋。

那么必然会招致他人的妒忌,在后宫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妒忌可是一把利器。

而且他没有宠幸过任何一个后宫的女子,这件事本身就让众人心里极端不平衡。

虽然无人敢对他怎么样,可是到时候会把这把火烧到慕容雪的头上。

到时候慕容雪当了皇后,第一个开火的肯定是太后。

……

正当这边如火如荼地草拟诏书的时候,那边的太后却并没有闲着,她秘密让丞相去海选秀女。

凡是15~17岁的都可以参加选秀,而且放宽了选秀的面。

以前是王公大臣的女儿才能被选进宫,现在士族寒族庶族都可以参选。

当然不会是那种戴罪之身或是贱籍。

以及士、农、工、商这种平民。

就是庶族寒族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属于没落的有名望家族,家族有良田有产业。

家族会让女儿读书及习教养,礼仪等诸多事宜。

见火候差不多了,太后便颁布了一道懿旨,天下选秀开始,为皇帝甄选妃子,凡是年龄在15~17岁之间适龄女子均可参选。

一时间,朝野内外轰动,大臣们心下窃喜,终于可以有机会了,将自家的女儿送到年轻俊美威武的皇帝身边。

多少早已芳心暗许的名门闺秀们纷纷磨拳擦掌,势必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来令皇帝满意。

中原六国也蠢蠢欲动,蛮夷小国,如高丽等更是纷纷开始在国内遴选合适的女子,以挑选出最优者送往北辰,以免别国捷足先登。

数不清的家世好的美貌女子纷纷报名参加选秀。

一天一夜的功夫,报名者络绎不绝。

太后暗自高兴,这下终于如了她的意。

“你不是要选皇后吗?那我就跟你选妃,让你的皇后与众多女子共侍一夫。

“离间你俩的关系,让你们心生嫌隙……哈哈哈哈哈……”

太后笑得眼角流出了眼泪,一旁的女官有些害怕,但仍替太后擦拭了一下眼角。

作为女人的太后深知,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大方到愿意与别人分享夫君,哪怕他是一国之君。

她早就体会过这种感受,这种痛苦是没日没夜地煎熬和漫无边际地孤独。

皇帝的生母锦妃最受先皇宠爱,可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得与其她妃嫔共侍一夫。

先皇并没为锦妃赶走其他妃子,因为是政治联姻,每个妃子背后都有一个重臣。

慕容雪也听到了皇帝天下选秀的消息,心中不免酸涩。

“他做的是对的!这一天只不过提前来到了。皇帝有为国家开枝散叶的责任,否则无法承系皇族,这一天终于到了,我也要离开了。”

眼泪悄悄地从慕容雪的眼角滑落,她任由眼泪打湿衣襟。

不是因为自己不好,而是因为他是皇帝。

“将军,陛下不是那种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陛下才要选秀女的。”

侍女在一旁道。看到慕容雪难受她很是心疼。

慕容将军苦在心里,嘴上虽然不说,可心中酸涩。

……

太后的寿康宫。

北冥浩宇怒气冲冲地冲进了寿康宫。

“母后,为什么下懿旨之前你不与朕商量,便天下选秀?这是朕在选妃,为什么都不经过朕的同意?”

北冥浩宇大怒。

此时侍卫进入宫中,北冥浩宇将关于太后,陈灵儿,丞相的罪证,扔在太后的面前。

“原来你一直在暗查?”

“母后,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和林相所为!”

“来人!抓捕陈灵儿,凌迟,罢免林相!母后,你好自为之!”

京城惊动!

法场之上,陈灵儿哭泣,被凌迟处死!

被北冥浩宇震慑的太后,终于明白了,他一直都知道,他一直在搜集证据,扳倒权臣与太后之权!

“慕容雪,你做我的皇后吧!”

北冥浩宇面对慕容雪,双目含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时!

南宫将军远远的看着北冥浩宇挽着慕容雪的手,进入皇宫。

此时他已追悔莫及!为时已晚!

他拿着沾血的衣襟,曾经慕容雪待他如皓月,他不珍惜,如今,他彻底失去了慕容雪!

北冥浩宇与慕容雪大婚!

慕容雪风华绝代做皇后!

三年后!

“北冥浩宇,你混蛋,我为你生的娃!”

北冥浩宇在产房外焦急等待!

“雪儿,加油!”

啼哭声呱呱坠地!

北冥浩宇激动,太后比北冥浩宇更激动!

“我们皇儿有后了!”

慕容雪入宫后,太后知道了慕容雪的好,她感觉对慕容雪十分亏欠,太后发誓,要对儿媳妇更好!

北冥浩宇冲进去,慕容雪狠狠的咬在北冥浩宇的肩膀!

“我也让你疼一次!”

有了慕容雪的母仪天下,国泰明安。

慕容雪与北冥浩宇的感情也成为了一段佳话!

全书完!

“当然,我可是皇帝,皇帝怎么能打诳语,不信,我可以把寺庙里的住持叫出来,让他来作证。”

“这个住持德高望重,他很少出来,但是如果我去请他,他一定会出来,倒不是害怕权贵,而是,欠我一个人情……”

慕容雪莞尔一笑。

“那就不要惊动住持,听说他已高龄,我相信你说的。”

北冥浩宇一脸惊喜。

“真的吗?你终于肯笑了,这么久很少看到你笑。”

“你笑起来最好看,如清风霁月,让我心里的乌云散去。”

慕容雪羞涩的一笑,低着头绞着衣服角。

“什么时候你的嘴巴这么甜了?刚开始的时候,你就像只馋猫,整天让我给你弄吃的,我做的食物真的就那么好吃?”

“吃你做的美食,从来不会有顾忌,担心有人下毒,看着你的笑容,看着你的身影,我就有种满足,就想跟你在一起……”北冥浩宇一脸的神往。

“我现在就回宫让他们草拟诏书。”

回到皇宫后,北冥浩宇就刻不容缓地让宦官叫来了户部尚书。

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再拖下去迟早会生变故。

太后那边也在蠢蠢欲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也不好跟太后撕破脸,丞相是朝中重臣,他俩身后顶着九牧林氏和汝南袁氏这两大家族。

作为一个皇帝跟两大家族宣战,再愚蠢不过。

更何况其他家族的态度还未明朗。

即使其他家族站在自己这一边,可是在道义上他对养母太后如此,把自己陷入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境地。

到时候那些封了爵位的大臣,包括皇室宗亲,就会打着名义让他下台。

到时候人家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还有那些蠢蠢欲动的匈奴和蛮夷,只怕到时候北辰会四分五裂。

户部尚书是丞相的门生,他听到这话大吃一惊,得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丞相,皇帝居然要草拟诏书立皇后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在朝堂上跟大臣提起。

皇帝便想自作主张了。

要知道,皇帝的权利再大,因为皇后涉及到各家族利益,皇帝也必须先要在朝堂上提起,然后再让各大臣讨论,以显示对选皇后这件事的重视。

可皇帝直接跳过这个环节让他草拟诏书。

北冥浩宇当然知道户部尚书打的什么主意,对着他厉声道:

“你赶紧跟朕把诏书拟好后颁布天下,颁布天下之前不准离开皇宫半步。如有违抗立斩无赦。”

户部尚书赶紧跪倒在地,表示他绝对不会离开皇宫半步,心里却叫苦不迭。

他的老师是丞相,这明摆着是不想让自己跟丞相通风报信。

丞相不知道太后就会不知道,一旦向天下颁布诏书,这件事就铁板钉钉。

选皇后是国之大事。

涉及到国本和国家会不会动荡,如果轻率地选了皇后,可能会造成朝堂震荡。

可是皇帝却不管不顾,在他心目中,没有什么比立慕容雪为皇后更重要,日后发生什么,就让它发生吧。

户部尚书撸起袖子开始书写。

“朕承先帝之圣绪,获奉宗庙,战战兢兢于庙堂,无有懈怠。朕闻为圣君者必立后,以承祖庙,建极万方也。兵马大将军慕容氏,大燕皇帝慕容复之女,昔承明命,虔恭中馈又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宜建长秋,以奉宗庙。是以追述先志,不替旧命,使使持节授皇后玺绶。克隆堂基,是以母仪天下也……”

洋洋洒洒地写了几百字。

他知道,如果写少了皇帝肯定是不会依的。

户部尚书将诏书拟好后,战战兢兢地递给一直盯着他看的北冥浩宇,不禁汗流浃背,如坐针毡,生怕没有把这件事情做好。

他肯定是不能跟丞相去通风报信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北冥浩宇接过诏书看了看,诏书是在竹简上书写的,字迹工整娟秀,户部尚书可是书法大家,是他的老师林国公所教。

“写得不错,只是内容略少了点,应该将慕容将军所长再强调一二……”

北冥浩宇说道。

户部尚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内容已经够详细的了,皇帝仍嫌不够,再详细就跟慕容将军树敌了,皇帝这是有多在乎慕容将军?

还没有立为皇后,便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慕容将军的贤德和好品行。

“陛下,微臣已经写得很详尽了,比以往任何一朝的诏书都要详尽,开了先河,如再……恐会让人以为陛下对慕容将军过于……”

接下来的话户部尚书不敢说,他怕皇帝生气,在慕容将军的事情上,他觉得皇帝会直接杀人,为这种事情掉脑袋真的很不划算。

户部尚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还在那没掉。

北冥浩宇觉得户部尚书的话有理。

如果让人觉得他过于宠爱慕容雪,慕容雪就会成为他的软肋。

那么必然会招致他人的妒忌,在后宫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妒忌可是一把利器。

而且他没有宠幸过任何一个后宫的女子,这件事本身就让众人心里极端不平衡。

虽然无人敢对他怎么样,可是到时候会把这把火烧到慕容雪的头上。

到时候慕容雪当了皇后,第一个开火的肯定是太后。

……

正当这边如火如荼地草拟诏书的时候,那边的太后却并没有闲着,她秘密让丞相去海选秀女。

凡是15~17岁的都可以参加选秀,而且放宽了选秀的面。

以前是王公大臣的女儿才能被选进宫,现在士族寒族庶族都可以参选。

当然不会是那种戴罪之身或是贱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不想错过《被大将军休妻,我风华绝代做皇后》更新?安装齐盛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可换源阅读!

放弃 立即下载